快捷搜索:  

张子枫这手好(hao)牌,被“他(ta)”打得稀烂

原创 谈心社社长 谈心社那个总在给娱乐圈“提建(jian)议”的(de)男人(ren),又上热搜了。
这一次,是(shi)对(dui)整个编剧行业开炮。先是(shi)直言编剧行业是(shi)马桶加工业、没有底线,继而嘲讽不少影视(shi)剧是(shi)“有机肥事业”。
这一发言很快引起网友们(men)的(de)疯狂讨论。一反往常,这次大家都站在了汪海林这边。毕竟,单单是(shi)乱改剧本这一项,恐怕就有不少观众能产生共鸣。
就如近来高开低走的(de)《天才基本法》。
从热血追梦的(de)高燃题材,降维到千篇一律的(de)恋爱套路。
谁也没想到,200万人(ren)预约开播的(de)热剧,也砸在了魔改上。《天才基本法》称得上是(shi)一部自带光环的(de)剧,原著小说豆瓣8.6的(de)评分,人(ren)设(she)和剧情极为新鲜有趣。
女主林朝夕,本是(shi)一个普通人(ren)。
她(ta)热爱数学,却无奈放弃梦想,父亲在病床上饱受阿尔茨海默症的(de)痛苦,少年时代暗恋男神裴之却即将出国留学。
诸事不顺,走入人(ren)生的(de)困境。
一次意外,她(ta)发现自己只要写下一段方程式,就能穿越到平行世界。
在平行世界中,她(ta)的(de)身份是(shi)一名小学生,可在记忆和心智上,却是(shi)现实世界中大学生的(de)水平。
于是(shi),仿佛开了挂一样,林朝夕在平行世界里屡次展现出天才般的(de)能力。
每当自己完成一件心中遗憾之事,她(ta)就会穿越回现实世界,而这边的(de)时间(shijian)也并未流逝。
于是(shi),林朝夕在两个世界之间奔走,完成了自己人(ren)生的(de)逆袭。
冲着这剧情和人(ren)设(she),不少观众拉满了期待值。
然而剧播之后,却发现不是(shi)这么回事。
最先被魔改的(de),就是(shi)人(ren)物设(she)定。张新成和张子枫,分别饰演男女主
原著中,林朝夕从小有个数学梦,只是(shi)她(ta)自认天资平平。
于是(shi)穿越之后,重新拥有了一次人(ren)生选择的(de)机会,她(ta)奋力学习,完成自己的(de)梦想。
故事中的(de)最大的(de)亮点,便是(shi)让原本枯燥乏味的(de)求学经历,变得妙趣横生,让不少读者戏称“因为这本书,重新爱上了数学。”
然而到电视(shi)剧中,说好(hao)的(de)追梦少女,上课时间(shijian)不是(shi)在传小纸条,就是(shi)在干别的(de)事;
要么就只是(shi)口头上表达了自己读了几个小时的(de)书,然后就开启男女主恋爱剧情。
角色本身对(dui)于梦想的(de)执念、对(dui)于“天才”的(de)向往,完全被削弱了。男主角裴之也同样。
原著小说中,裴之是(shi)个不折不扣的(de)数学天才,面对(dui)他(ta),林朝夕自卑、犹疑,向前奔跑的(de)步伐也逐渐停滞。
她(ta)忍不住问裴之:“普通人(ren)穷极一生,该怎么达到这个概率啊?”
裴之没有正面回答,但过了许久,林朝夕在枯黄书页上看到他(ta)写下的(de)话:
“一以贯之的(de)努力,不得懈怠的(de)人(ren)生。”
这位他(ta)人(ren)眼中毫不费力的(de)天才,实际上有着极其清醒的(de)头脑,和绝不彷徨的(de)勇气。而剧里的(de)裴之,放弃了数学去做拳击教练,一意孤行想改变父亲的(de)人(ren)生,甚至抄袭现实世界别人(ren)的(de)创意,回到平行世界让自家变成有钱人(ren)。
形象全盘崩坏,和书粉心里的(de)天才少年裴之毫不相干。原著粉对(dui)剧情的(de)改编持有很大意见
人(ren)设(she)一塌糊涂,感情线也没有好(hao)到哪儿去。
林朝夕敏感脆弱,裴之冷静自持,他(ta)们(men)之间的(de)情愫是(shi)由数学牵起的(de)惺惺相惜,是(shi)携手探索未知的(de)心有灵犀。
而电视(shi)剧里扯着嗓子向裴之当众告白的(de)林朝夕,抛弃了逻辑,失去了角色的(de)魅力。所谓能让cp粉磕上头的(de)甜甜戏码,冲淡了关于原著内核中关于热爱、真诚、梦想的(de)表达。
令不少观众失望至极。而这并不是(shi)电视(shi)剧魔改第一次被骂上热搜。
2020年热播剧《以家人(ren)之名》,开播时号称是(shi)温情家庭剧,然而越往后越崩坏,深情内敛的(de)大哥成了真抑郁的(de)病娇男,天真懵懂的(de)李尖尖长大后被骂是(shi)摇摆不定的(de)“白莲花”。网友评《以家人(ren)之名》魔改
改编自沧月小说的(de)《镜·双城》,男主是(shi)被奴役虐待的(de)鲛人(ren)海皇,亦正亦邪,对(dui)女主的(de)部落恨之入骨,原本是(shi)虐恋情深的(de)死生契阔。
在十六位编剧联合撰写之下,人(ren)设(she)被强行伟光正,戏剧性情节也被弱化。
削弱了男主的(de)悲惨身世,前半段人(ren)设(she)开朗阳光,后半段画风突变开启黑暗风,逻辑性严重不足。武侠剧更是(shi)重灾区,《雪中悍刀行》从人(ren)物设(she)定到场面打戏一无是(shi)处,吐槽区UP主团建(jian),齐齐赐名《雪中慢刀行》;
《有翡》剧情和服化道统统拉垮,逼得女主角都出来怒气冲冲发声。眼看一部部备受期待的(de)剧,接连砸在魔改上。
观众们(men)苦不堪言,纷纷将矛头对(dui)准了同一个人(ren)——编剧。说起来,国产编剧和观众之间的(de)仇,也不是(shi)一天两天了。
仿佛是(shi)恒定的(de)对(dui)立者,二者之间的(de)鸿沟堪比顾客和理发师。
更有网友为之题词:“内娱编剧:致力于伤害每一位书粉 。”
然而这一切当真是(shi)编剧与观众之间的(de)斗争吗?
前段时间(shijian)口碑褒贬不一的(de)《幸福到万家》,在强行的(de)大团圆里迎来收尾。
编剧赵冬苓随即发表了长文,点明了因“二度创作造成大量调整”、“对(dui)原作进行原则性调整”等原因导致剧情崩坏。
并直言这对(dui)于自己来说,是(shi)一份充满遗憾的(de)作品。《幸福到万家》编剧赵冬苓发文
如果说《幸福到万家》还是(shi)戴着镣铐跳舞,不得已而为之,那么另一些魔改,则是(shi)各方力量博弈的(de)牺牲品。
曾闹得沸沸扬扬的(de)《杀破狼》编剧小号,可真是(shi)看尽乙方人(ren)的(de)辛酸泪。网传《杀破狼》编剧小号发文
制片在不尊重编剧的(de)情况下,大改原著剧情,编剧也无可奈何,直接表示:
“请大家以后不要再骂编剧了,毕竟编剧对(dui)内容没有决定权。”
古装剧《斛珠夫人(ren)》首播时,帝旭和缇兰公主这对(dui)cp的(de)热度极高,替身文学吸引了一大批观众。
然而后期为虐而虐,剧情一度崩坏,导致口碑下降。
编剧忍无可忍发文吐槽,直言角色已然不是(shi)笔下的(de)人(ren)物,“面目全非,不知所云”。与之类似的(de),还有《琉璃》的(de)编剧刘芳,在剧播期间就被骂上热搜,和演员之间的(de)是(shi)非闹得沸沸扬扬。不胜枚举的(de)魔改翻车背后,是(shi)资本力量与市场声音、编剧话语权与演员话语权的(de)多重博弈。
看似手握剧本改编大权的(de)编剧,实则可能是(shi)主创团队(tuandui)(dui)中话语权极微弱的(de)存在。
有编剧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很多购买IP的(de)公司(gongsi)(gongsi)平台想要的(de)并不是(shi)好(hao)剧情,而是(shi)希望在IP护体之下,降低风险,复制成功。
毕竟,反正无论怎样都会有粉丝买单,资本只需要复制“大IP+流量”的(de)路子,就能源源不断赚快钱。
而编剧,不过是(shi)这流水线上微不足道的(de)一环。众多的(de)魔改翻车,让IP改编几乎成为“烂剧”的(de)代名词。
然而,IP改编一定会是(shi)败笔吗?
也不尽然。
1993年,《霸王别姬》拿下戛纳国际电影节的(de)最高奖项,成为华语影坛当之无愧的(de)第一。背后的(de)辛苦,除了大家都知晓的(de)陈凯歌、张国荣、巩俐之外,还有一个名字,少有人(ren)记得——编剧芦苇。
从李碧华的(de)世俗言情,改到宏大历史下的(de)悲情反思,最大化的(de)提升了故事的(de)格局。
而为了更好(hao)地进行这种再创造,芦苇做了好(hao)几页纸的(de)人(ren)物小传、研究了大量的(de)京剧资料,看了整整两大箱子书,更是(shi)坚持用“普世价值观和人(ren)道主义来塑造人(ren)物”。陈凯歌与芦苇
他(ta)坚持自己的(de)创作理念:
“人(ren)物决定结果,而不是(shi)结果决定人(ren)物。人(ren)物是(shi)最中心的(de),它(ta)来决定结构。你(ni)对(dui)人(ren)物越了解,你(ni)的(de)戏越好(hao)写。一般你(ni)的(de)戏写不下去了,就是(shi)你(ni)对(dui)人(ren)物不太了解,这是(shi)一般的(de)规律。”
也正是(shi)这样的(de)改编之下,才制作出如此精良的(de)电影艺术作品。
无独有偶,开播十一年的(de)《甄嬛传》,时至今日仍是(shi)不少观众的(de)下饭剧,即便台词都快背全了,再看也还是(shi)觉得精彩。这样好(hao)的(de)剧情,同样改编自网文小说,然而第一人(ren)称的(de)“矫情”写法、深陷抄袭风波的(de)原著剧情,让小说在二创之初并不被看好(hao)。
但改编之后,不仅一跃成为宫斗剧天花板,更把爱情、友情、后宫权谋、女性成长等等议题表现得极为深刻。
这些优秀文艺作品的(de)存在,证明了原著与改编,是(shi)可以相得益彰,共同成就经典的(de)。
放眼望去,海外市场上佳作频(pin)出,也来自他(ta)们(men)对(dui)于编剧的(de)尊重。
编剧中心制的(de)韩国,模式是(shi)“边写边拍边播”,合理高效的(de)工作机制下,编剧往往拥有最高话语权,掌握着一部剧的(de)生杀荣辱。而国内采用的(de)也是(shi)传统购剧模式,全部拍完之后才上映。
众多S+项目,强调IP、强调主演,强调动辄几亿的(de)特效和看起来很高级的(de)服化道。
唯独,轻视(shi)了剧集本身。
归根结底,这不是(shi)创作问题,也不是(shi)内容问题,而是(shi)市场问题。
不是(shi)没有会改编的(de)编剧,而是(shi)如今浮躁的(de)国产影视(shi)市场不再需要这样的(de)编剧。
以市场为导向的(de)定制化生产内容,让行业内的(de)权利生态被全盘改写,资本片面追求快投入高收益;
也让所有的(de)剧情都千篇一律,沦为同质化的(de)恋爱戏码。
无脑发糖成本最低,风险最小,可预见的(de)收益也最大。
所以不管什么剧,最后都变成了谈恋爱的(de)剧。
大家似乎都忘了,故事,才是(shi)影视(shi)作品最重要的(de)核心。
所以即便每年都那么多的(de)影视(shi)作品上线,能够成为经典的(de),却凤毛麟角。
砸了好(hao)故事牌子的(de),却数不胜数。
《天才基本法》不是(shi)第一个,也绝不是(shi)最后一个。
原标题:《张子枫这手好(hao)牌,被“他(ta)”打得稀烂》
阅读原文
影视(shi)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